码市镇所城村:一个村庄是一座古城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5-8 14:22:0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

x
所城不是一般的村庄,还是一座古老的小城

见过一个村庄是一座古城吗?估计你不曾见过,似乎也未听过。只要你到过码市镇,必然会有人提及码市所城,在人们眼中,所城即是城里,所城人便是城里人,人们常常说,到城里去,一般便指所城,这种说法由来已久。所城人估计自己已经说不清他们的历史了,他们也无需弄清自己的来历,只要人过得舒服,城里与村里本身应该也没有多大区别,只不过换个名字而已。

所城,离码市镇二公里,一个近二千人,远近闻名的村庄,说它是村庄,倒不如说它是一座古城,因为它的久远,因为它的古朴,亟待人们去认识,古城墙,古城门,护城河,古街道,古戏班,古水井,古民居。从严格意义上说,所城并不是一般的村庄,它实实在在是一座具有非常古老和悠久历史的小城。
5.jpg
所城历史悠久,《宋史.地理志》"熙宁六年(1073年),废杨梅、胜冈、锦田三寨。"《明史.地理志》"江华东有守御锦田千户所,洪武二十九年(1396年)置,又有锦田巡检司"。清,改置巡司,兼设千总戌守。道光十二年,改永州同知为江蓝理瑶督捕同知(俗称江蓝厅),设五品"理瑶同知"。

所城东门外,建有百多平方庙宇一座,供城里人祭祀聚会上香之用,庙内供奉释迦摩尼佛象一尊,十分威严,十八罗汉分列两旁,唯妙唯俏。在信奉佛教的旧时代,如此建筑实在难能可贵,应该体现了佛教及汉民族文化于其中。

进得城来,城内不时传出声声器乐音律,京腔京韵,戏曲之声,不绝于耳,一副歌舞升平,生活祥和景象。使人隐约感觉得到该村浓重的文化氛围,明显有了非同一般瑶山村寨区别。城内戏班不时还推出一些古装戏曲节目,那行头,那装扮,那鼓点,一招一式并不逊色于专业戏班,谁曾想,这竟然是一帮泥腿子农民业余演出队伍。
4.jpg

所城应该是一所军事城堡

所城, 其实真正说起来,应该是一所军事城堡。它背靠北面大山,座落在大山延伸下来一个不过二公里的巨大山坡上,座北朝南,东西一条笔直大路,从所城北面后山方向通过,城内有东南西三条大路通向外界。离村子不过二里路地方,自东向西一条大河横亘正南面,一座木板桥笔直架在河面上,沟通了与河对面村庄交通。由于所城地势高,视野非常开阔,二三公里范围内田间地头,无任何障碍物,附近村寨情况,一览无余,城头上只要有人大喊一声,地头上的人估计也能听到。只要视力所及,出现在东南西三个不同方向大路上的任何人,哪怕是一只小狗,也逃不过城墙上了望哨的眼睛。远远望去,所城居高而临下,有点点傲视整个码市风光山水意味,它既庄重而又古朴,气势早已不是一般村寨可以比拟得了的。

早在一千多年前,这里就是宋朝政府屯军之地,也是历朝历代派驻锦田(今码市镇)官员所在地,"千总"  ,五品 "理瑶同知",五品官,实际是地区以上级官员,县长也不过七品芝麻官,可见历朝历代政府对瑶民统治之重视。当然,所城所处码头铺位置,于当时只有水路运输的内陆广东、广西、湖南、江西、湖北、安徽、浙江乃至上海等几大省份来说,其地理位置与战略地位都极其重要,它毕竟是中国内地数省市,沟通与广东沿海的秘密黄金内陆运输通道,一般人不知道,但历朝历代统治者,都能清楚从中看到其重要的战略地位。故而也难怪历朝政府如此重视码市所城,设五品官御守内陆通道源头,无外乎是唯恐外海列强凶狠,恐一时外海经济受限,也不致整个中国江南经济运输完全瘫痪,以确保其政治经济命脉而已。

3.jpg

就当时,东至湖南兰山,北至江华大小圩、涛圩,沱江,南至广东西岸冲口,西到广西桂岭,周边附近瑶民都到码市所城打官司,足见所城当时社会地位之崇高,影响范围之广大。为加强对少数民族地区控制,历朝政府均派兵驻守所城,据史料记载,清代曾经派有六百兵丁驻守锦田所城,至今所城百家均为汉人,估计与历朝遗民必有着一定关联。城内设东南西北门,城墙用砖石牢固构筑,约三米多高,三米多宽,城墙可放马巡视,东门,西门,北门,三门楼均为双层设计,厚厚木板门,枪眼了望孔一应俱全,斗拱飞檐,十分讲究,北门应为紧急情况向后山转移退路。最有气势则是南门口,高大威严门楼,全部石材构筑,上有走马楼,足有十五六米高,加上前面护城河以上三四米青石板台阶,整个南门,气宇轩昂,大势恢宏,真正一副官场衙门气派。人到得南门前,自觉人显得有点眇小,无形之中,便有了一些屈尊意味。  

2.jpg

他们的语言,与周边存在着天壤之别

所城南门城墙内外,全部青石铺路,以示整洁大方,井然有序。入得城来,街道两旁, 屋舍俨然,错落有致,小巷通幽,百转千迥。遇有紧急情况,城内七七四十九口水井,足可应付外敌长久围困。城外自厚河引来护城河水,从东门延伸至南门再转至西门,向下游西去,将整个所城绕了大半圈,如此,确实无形之中也让你领悟到所城昔日官府衙门威风。

最引人注意的便是当地所城话,所城以它特有的语言及语音,成为附近不可多见,极少数人才使用的语言,恐怕在湖南省也是唯一一种只在一个村子里流行的特色语言。别人说十里不同声,这里真是十步不同音,让人一听便自然知道他就是一个地地道道所城人。因为他们的语言,口音纯正,与周边瑶族语言存在着天壤之别,大相径庭。哪怕你住处只隔一公里,不是所城人,你也绝对不会有如此发音。假如一个外地人,想混迹于城内,不呆个三年五载,也绝对说不出所城独有语言。光语言这一关,让作为外地人的你,也不得不望而却步。诚然,就在这么一个远古的瑶族腹地,长期居住着如此的一些汉民族,又蕴含有如此深厚汉民族文化,所城古城的由来,确实值得一探究竟,只觉得它有着许多与其它村寨不一样的地方。

1.jpg

那些古老的记忆,在人们遗忘的角落里

确实, 一个曾经辉煌与悠久历史的古城,如果今天再也拿不出什么证据来,能够证明它过去古老历史的存在,那么,那里的人们,应该也会感觉到一种莫名的遗憾与悲哀。当然,看看他们现在的古城,未免使人有些伤感,虽然古城仍然能够告诉你一些曾经拥有的辉煌历史,虽说那南门大井口粗粗厚厚四方石条上,一条条快被绳子勒断了、磨损了的石头印痕,清清楚楚记载了它的过去历史。同时也表明,这个古城差不多被那些曾经毁坏它的人们,似乎还在使用一种无形绳索紧紧地勒住了它的脖子,并且至今仍然不愿意撒手。但是,人们是否想过, 这现实存在的古城,曾经送走了多少朝廷命官?它至今还有不有存在的价值?如果古城真正能够保存至今,那么以它的建筑,能否比现代建筑更有价值?
当然人们不会忘记,多少所城人一代代,如何喝着这清洌可口的古井水,一辈辈才得以如此地传承下来,一直延续至今。如今古井粗厚的石条也不知道换了多少?人们仍旧年复一年地喝着井水,象是要舀光井水似的,日复一日地七上八下打水,总也舀不完,总也不能停歇下来。尽管现在大部分所城人早就用上了自来水,尽管一些人已经将原有古井封存,填平,甚至将古城墙拆毁,将门楼荡平,尽管人们正在一幢幢拆毁现有古民居,在昔日古城废墟之中,耸立起那一座座与古城极不谐调的现代新房,再将那街道一块块青石用水泥凝结、覆盖,修整成象现在这样很平坦的街道。然而,当你走过这样的街道时,那些古老的年代,那些古老的记忆,一定会在人们遗忘了角落里,在尘封岁月的凄凉之处,不时还会使人良心有所发现,他们曾经扭曲了的魂灵,一定不会安宁。终有一天,人们会有一丝丝悔意,于无形之中,良心会受到一些自责,待他们真正醒悟之时,这村庄虽说还是原来村庄,但这古城便不再是古老的城垣了,或许它早已失去了古老而又光彩的年华了。




来源:竹林居士QQ空间  江华焦点



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